網上看病也開始有醫藥回扣了?

網上看病也開始有醫藥回扣了?
2021年03月28日 17:41 《財經》雜志

股市瞬息萬變,投資難以決策?來#A股參謀部#超話聊一聊,[點擊進入超話]

  文|《財經》記者 向雪

  編輯|王小

  2020年10月,北京的張寧似乎過敏了,腿部有一部分紅腫發燙、瘙癢難耐,一到晚上更是癢得猛撓患處,甚至還會被自己撓醒,她試著在幾家醫院掛號,門診都排到幾天后了。

  掛號之后,張寧忍不住向朋友訴苦,“要不試試網上看病?”,朋友提議。于是,張寧打開一家互聯網醫療平臺,提交病情資料之后,醫生接診了,在詳細詢問她的病情后,給出診斷結果和用藥建議。

  “整體感受還是挺好的,醫生隔幾天還詢問病情是否好轉。沒幾天我就好得差不多了,線下掛的那個號我都沒去。”張寧告訴《財經》記者。

  這些年互聯網醫療快速發展,特別是在2020年。國家衛健委統計,疫情防控期間,國家衛健委屬管醫院互聯網診療比去年同期增17倍,一些第三方平臺互聯網診療咨詢增長20多倍。

  可隨之而滋生的問題也來了。在今年“兩會”上,全國政協委員、寧夏衛生健康委主任馬秀珍指出,以藥養醫、過度用藥等違規現象在線上開始“冒頭”。

  張寧回憶起,在醫生給出的用藥建議中,鏈接到平臺的藥品商城,有幾款藥可直接點擊購買,“不是強制購買,我還問醫生能否用其他的藥品替換,醫生也會幫助解決”。

  可是,醫院的醫生可能給患者多開藥,在線醫生不會嗎?馬秀珍發現,一些有藥品銷售業務的互聯網醫院,對于過度用藥行為缺乏監管動力,相反可能會鼓勵醫生多開藥,甚至和制藥企業合謀推動過度用藥、拉升網上藥品銷量。

  加之,監管部門尚未針對線上診療建立過度用藥監管體系,馬秀珍認為,違規現象有上升趨勢,“醫藥分開”應同步在線上推行。即互聯網醫院的經營主體及其下屬機構,不能從事藥品銷售業務;反之,從事線上藥品銷售的經營主體及其下屬機構,也不能開設互聯網醫院或開展互聯網診療服務。

  然而,備受資本青睞的阿里健康、京東健康等互聯網醫療企業,當下多是靠賣藥收割利潤,醫藥一旦分開,互聯網醫療的生存壓力能有多大,誰又來為互聯網醫療買單?

  線下在堵截醫藥回扣,線上不能重蹈覆轍

  一位2019年入行的醫藥代表,趕上了一個“壞時期”,當年帶量采購就在某種程度上顛覆了行之有效多年的“帶金銷售”“醫藥回扣”模式。

  “如果自己負責的藥品被集采了,公司不會再給這一品種的銷售提成,醫藥代表需要換品種進行銷售,因為(進入量采的藥品)國家層面會進行統一集中采購,為每個醫院下達用藥指標,與醫藥代表的銷售行為已不再有關”。上述醫藥代表說。

  藥品回扣、客情維護和學術推廣,之前都是藥品銷售的利器。上述醫藥代表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“每個月會根據醫生賣出的藥品量結算,還要與醫生搞好關系,畢竟并不是你這一家給回扣,甚至給的錢還沒別家多,所以端茶倒水、噓寒問暖、給醫生整理材料,這些我都干過。”

  學術推廣相對高級點,向醫生介紹藥品藥效突破性優勢和核心研發技術等產品硬實力,取得醫生的信任。然而,“吃這一套的醫生不算多”。上述醫藥代表說。

  公立醫院一直在努力破除“以藥養醫”“藥品回扣”。醫院藥房托管、藥品零加成、醫保監控、藥品集采等方式,都在切掉藥品和醫院、醫生之間的利益鏈條,甚至在一些醫院大廳直接放置“醫藥代表禁止入內”的牌子。

  直到帶量采購出現,從醫藥代表的角度,不但對于剛入行沒有人脈的新人不太友好,他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即便是有人脈的老人,其負面影響也會達到四成左右。

  “其實無論怎么設置,灰色收入還是會存在,無非是如何洗錢而已。”談及醫藥回扣,一位業內人士認為其形式五花八門,現在為止也并沒有根除。

  如果為發展互聯網醫療,以藥養醫、藥品回扣、過度用藥等死灰復燃,“這是一個不能接受的結果”。中國社科院健康業發展研究所副主任陳秋霖對《財經》記者說。

  看診賣藥的故事講不下去了?

  阿里健康、京東健康、平安好醫生,這些已上市的互聯網醫療企業財報,都誠實地把藥品銷售作為支撐性業務,難以割舍。

  2019年,京東健康醫藥和健康產品銷售收入占其總收入的87.0%;2019年3月31日至2020年3月31日,阿里健康醫藥電商業務合計占比超過九成;2019年和2020年,平安好醫生健康商城業務收入占比均超過一半。

  醫藥電商起家的企業,開辦互聯網醫院,打造醫藥一體化、全流程互聯網醫療服務,是為用戶帶來便利。

  這類企業目前的邏輯是,醫藥電商解決生存問題,互聯網醫療通過在線問診、電子處方等方式,為醫藥電商引流。

  甚至有些企業的線上診療服務就是為藥品銷售服務。制藥企業“牽手”互聯網醫療企業賣藥也不是什么新鮮事,輕易解決了網上開藥、購藥和及時配送。馬秀珍指出,制藥企業紛紛申請開辦互聯網醫院,通過掌控診療過程,提升自家藥品銷量。

  馬秀珍在提案中提到,制藥企業把合作的互聯網平臺的線上藥品銷量,計入醫藥代表的業績考核,授意醫藥代表用線下“學術拜訪”推動線上處方量,其中不乏藥品回扣現象。

  有回扣,醫生就有可能多開藥。在互聯網醫療和線上醫藥平臺合流,過度用藥“大概率會出現”。 陳秋霖認為,“網上賣藥可以,但不能通過診療幫忙賣藥,把賣藥和診療兩件事捆在一起,必須注意避免不合理逐利機制。”

  直接受害者是患者,他們不能完全自主決定藥品的購買和使用,是由醫生決定的,一旦演變成平臺上還見不到面的醫生說了算,患者的利益極有可能會受到侵害。

  誰為互聯網醫療買單?

  醫藥一旦在線上分開,以問診導流到賣藥的故事恐將講不下去。不賣藥,互聯網醫療如何持續?

  丁香園、好大夫在線摸索的方式是,“平臺引流,藥企提供服務”。有丁香園人士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該平臺的藥品銷售與國藥集團合作,雙方“相當于資源置換,合作不涉及到費用分成”。至于,平臺的生存狀況是否可持續,還需要時日來觀察。

  就目前看,網上看病是不如賣藥賺錢。包括在線問診、健康管理服務、線上家庭醫生等服務,都是較為主流的互聯網醫療為C端患者提供服務的業務,也就是所謂的“看病”。

  和互聯網進軍其他領域一樣,互聯網醫療也是逐漸在滲入醫療過程中,不斷提高服務水平,開發和滿足人們需求,促成行為改變,進而實現自愿付費。

  不一樣的是,在醫療領域,用戶或患者付費意愿培育更難。和網上購物不同,用戶能在較短時間內判斷購物體驗的好壞,在線問診過程中,患者很難衡量醫療效果,甚至不知道該不該信任屏幕上的醫生。

  2020年的疫情將互聯網醫療猛推一把,用戶付費的意愿在增長。從平安好醫生2020年年報看,在線醫療收入同比增長了82.4%;2020財年,阿里健康來自線上健康咨詢等互聯網醫療業務的收入同比增長221.1%。

  不過,互聯網醫療服務業務還不成規模。包括京東健康、阿里健康、平安好醫生等,線上診療的收入占比僅一二成。

  陳秋霖認為,核心問題是互聯網醫療產品還不成型,有的是醫院提供,有的是平臺提供,各個平臺提供的服務、流程都不一致,對于什么是互聯網醫療沒有行業標準和共識,沒有建立起患者信任機制。

  無論如何,理想中的互聯網醫療絕不單單是賣藥,而是通過網絡解決一部分看病需求。“互聯網醫療不能因為現階段掙錢難,所以就用醫藥合流的辦法去掙不該掙的錢。”陳秋霖建議,盡快推動互聯網醫療產品標準化。

  (文中張寧為化名)

海量資訊、精準解讀,盡在新浪財經APP

責任編輯:陳志杰

APP專享直播

1/10

熱門推薦

收起
新浪財經公眾號
新浪財經公眾號

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,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(sinafinance)

7X24小時

  • 03-30 野馬電池 605378 --
  • 03-29 共同藥業 300966 8.24
  • 03-29 華綠生物 300970 44.77
  • 03-29 科美診斷 688468 7.15
  • 03-29 恒帥股份 300969 20.68
  • 股市直播

    • 圖文直播間
    • 視頻直播間
   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
    国产欧美日韩一区二区赛车_日本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_撕开奶罩揉吮奶头免费视频_日本一本到高清无码专区